爱拔酱何时与我困觉

求救

哪位大大教教我,怎么发evernote啊~

一发链接就需要申请访问

亲爱滴的Satoshi~
一直一直感谢你~生日快乐智宝宝
手动艾特我大嫂~还有我的二宫夫人

求个科三过掉吧

弟弟生日快乐(✪▽✪)

卖糯米的小和也 chapter10 滚吧!


樱井家老大一忙乎完回家的事,就去约相叶雅纪,拉着他去两人的秘密基地吃拉面,什么东西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樱井只知道相叶的生活中又多了个叫二宫和也的朋友,这样元气的Aiba酱既熟悉又陌生,还没见过二宫,樱井翔已经有了百分之五十的醋意,可是他还是什么也没说,应和着相叶,也没有主动提起自己的婚姻生活,见到相叶总有种这才是现实生活的感觉,松本润好像总是让自己头疼呢?为什么不是和相叶。。。八嘎,傻了吧!

 

临走的时候,翔哥哥还是从车里拿来为Aiba酱挑了好久的围巾,米色的很温暖,相叶还在笑他“Sho酱,现在还是夏天呢?”

 

荷兰很冷嘛!再说了,我也不能给你带个风车回来吧。”说完Sho酱就挠挠侧腰,好像也行啊,这下尴尬了。

 

相叶惯性拿开他挠啊挠手,“Sho酱,我很喜欢,今年冬天我都会一直戴着的。”没有眼白的眼睛里写满了感动,反倒让樱井挠挠无所适从了。

 

“有空带二宫和也桑给我见见,你那么傻,别被人骗了都不知道。”樱井还是在担心自家竹马的热心肠会被人利用,认生的相叶总是和陌生人保持微笑距离,一个二宫桑却在几周内轻易地成了Aiba酱的自己人系列,别怪樱井敏感,现在相叶刚刚从本家独立,AS也刚刚走上正轨,樱井是绝对无法接收相叶的人生走偏的,

 

他们故事都开始有了偏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BGM: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

 

回到这几天前

 

二宫趴在自家的黑色沙发上,手里抱着小枕头,看着那个人在厨房里手忙脚乱的,一脸的无辜,一瞬间感觉好幸福,就像自己很早很早想象过的爱情的样子。

 

相叶其实每天都很忙的,风间已经要被老婆给念死了,至亲的工作量这一个月直逼他的极限,所以短时间要风间再为自己卖命是不可能了,Takki也被自己委托了个大项目,相叶每天都是各种文件签署,AS在上升期,这是相叶独立出相叶宅的第一间公司,可以说花了很大心血。可是,原来睡公司可以睡两个月的人居然每天都有时间来宅男家叨扰,美其名曰,展现厨艺、展现宠物、工作太累需要休息。。。。。。理由太多了,刚开始二宫还要问一句:“哈!你又来了?”

 

现在直接给相叶同学配了个钥匙,连密码也分享了,见他留宿也是见怪不怪了,只是不知道为啥两个人再没有过X生活。

 

就像两个相识很久的朋友一样,会一起看电影,只是相叶会哭的稀里哗啦的,二宫坐在旁边不停的递纸,嘴里一直在吐槽他,汉堡手却在抚摸他的乱毛;会一起打游戏,相叶总是被虐的飞起,小恶魔fufufufufufu的笑着;会去找美食店吃饭,挑食的柴犬先生现在都被相叶先生养胖了,小小的肚子鼓出来正好是相叶的萌点,有时候他会忍不住上手,被二宫同学PIA头的时候傻傻的笑; 反正两个人都在装傻,关于未来,关于这种似有若无的暧昧。

 

见过樱井翔,不知怎么的还是回到了二宫的地盘,相叶难得地没有鼓噪地抱上去说“我回来了!”,枯萎状的叶子抱着那份礼物唉声叹气的,二宫其实是知道他去见那个人了,一整天不知道弄糟了多少东西,袜子收到了垃圾箱里又洗了一遍,调色调成了一团浆糊,游戏都打不痛快。这下两人都有各自的考量,倒是显得房间里特别安静。

 

倒是毛躁的相叶先沉不住气了,“Nino,我是不是应该去表白?”

 

二宫从困住他的沙发缓缓的抬起头,通红的双眼有些游离,“是啊,笨蛋,你早该这样。”

 

“诶、我。。。。。。我要好好想想,Nino,我走了。”其实话音还没落下,相叶雅纪就已经头也不回地冲到玄关踩了鞋子就出去了,关门的声音其实不大,但是随着那闷声,眼角的泪水掉下去的时候,二宫喃喃地开口:“是啊,别再回来了。。。”

 

那天以后相叶就消失了,二宫家的另一个房间已经被他侵占了,私服也塞满了墙角的立柜,厕所还摆着他的牙刷,厨房还有他的碗,绿油油的,二宫一看到就别扭,连续一个周他彻底不回家,整天窝在岚色的工作室,没日没夜地画着,一张一张地画,然后一张一张地撕,除了大野智没人敢和他说话。

 

要说他神经质吧,只要有手机的铃声或者震动他就去确认,然后再扔回沙发,失眠了几次,每天的清晨都是狠狠地抽着烟,大野智眼见着他的黑眼圈深化开来,心疼到给他煮了鱼汤过来,亲友总是会勉强自己。

 

其实只有二宫知道,其实我每天都在想你。另一方面,二宫的画作也有了灵感,一个堕天使,多么常见的体裁,最初二宫的画纸上,裸露的天使桑无忧无虑,散漫地椅坐在一棵树下,那是一棵梧桐树,粗壮结实,树冠郁郁葱葱,后来他在几处加了些藤蔓,似有若无的撩拨,画中人的表情仿佛是带了些欲望,再后来,二宫熬了很多个夜晚的现在,藤蔓上已经有细细看就能发现的荆棘,扼住天使的行动,但是眼中却又不舍和后悔。

 

生田看着画作慢慢地变化有些渗人,偏偏二宫看着这幅画有着些救赎的感觉。

 

现在在东京,临近秋天的第一场雨来了,很冷;二宫把手机扔进水坑,手机进水听筒坏掉;大野智把人从工作室拖出来,站在路边打车,诧异地看着这个手机用了三四年卡成什么样都没换的人决绝地把手机扔掉;二宫手里又点燃了一支烟,很烈的那种,大野还是在打车,下雨都没有车要停下;这时二宫心里想的都是:他还是不和我说话!但我觉得,去你的吧,老子不用雨伞,手机没了再换,大不了淋雨回去,你我喜欢够了,滚吧!

 

大野智领了人回自己家,哄了半天才让人喝下些姜汤,大野心疼坏了,但还是问他 你怎么爱上他了?你不是说你坚强不催吗?那你为什么又遍体鳞伤的回来?还是你太傻,分不清现实和做戏?

 

二宫也不知道,是啊,二宫和也不是从来都是S别人的吗?什么时候沦落到这个地步,是啊!恭喜你,相叶雅纪,不论是高中时代,还是已经立派的成人时代,你都赢了、从来都是自己更在乎。

 

苦笑着苦笑着,眼泪就受不住了,“O酱,这里好痛,你快看看,我是不是要痛死了。”指着胸口的位置,揪着自己的短袖,二宫和也大声的哭起来了。

 

你问问这个惊慌的大野智见过几次哭泣的二宫和也,认识了六年,这好像是第二次,第一次是二宫奶奶的葬礼后,他明明那么隐忍。


只能轻轻地拍着他,好像拍拍背就能让Nino不再难受一样。

 

“Nino乖,不疼了啊,我们睡一觉好不好?”

 

大野智已经在心里骂人了,骂自己,也骂Toma,也骂那个叫相叶雅纪的,还有那个樱井翔,也骂了Nino,他现在肚子窝火,甚至很想去打了相叶一顿,可是打了以后呢?

 

哄睡一个已经不知道熬了多久夜的人很是简单了,大野拿着那人不甘心再次捡回来的手机,找到那个叫泷泽秀明的人,

 

您好!泷泽先生,请您解除与二宫和也的合约,违约金我付双倍。” 

 

“你知道双倍是多少吗?”Takki接到这通电话时总有种不好的感觉,相叶最近正在筹备给樱井翔的告白,好像是没再找二宫,但是相叶却总是提到他,有甜食也会让自己给二宫家里带一份,要说这是纯洁的友谊好像有些牵强,可是相叶到底知不知道懂得这种区别,还有送去的人都说二宫不在家,整整一周,泷泽已经在怀疑二宫和也的LOYATY了。

 

“我不在乎钱,我只希望能早点解决。”你以为软软糯糯的大野智其实也是个很冰冷的大人了。

 

“我要求和Nino本人商谈这件事。”

 

他现在睡着了,无法商谈。”

 

“请问你是他的谁?”

 

“我是他的男朋友,他卖身我都不计较了,赶紧把违约书毁了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明明可以不用说成男友的,可是大野智知道必须把二宫的路堵死才可以,要不然他不会放过自己。

 

泷泽举着手机,满满的背叛感,“不用了,就当我家少爷的嫖资吧,二宫和也伺候地很好,可能你教导有方。”

 

“呵呵,怎么,这就是泷泽先生的教养。算了,你们也占了便宜,合约毁了就行。”说完大野就挂了手机。


洗了条毛巾帮亲友擦脸,二宫眼角还是红肿的,俯趴在床上睡着,像个委屈的小猫,这场错误就由我来结束吧。


泷泽有多护犊子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开始给所有相关人士打电话,一点点消除掉二宫和也的痕迹,一个鸭还不值得让相叶牵挂。二宫和也,很好!头一次觉得自己看错了人,想来不管少爷跟不跟樱井翔在一起,这个二宫必须得处理掉了。


卖糯米的小和也 chapter9 成婿之礼

CHAPTER 9 成婿之礼

 

回到momo园的相叶嘴角一直带笑,直子阿姨已经准备好一大堆食物,相叶却在想着忘了问他晚上要吃啥,胃口小还挑食,想象着二宫糯糯地咬着汉堡肉的样子又笑出了褶子,直子阿姨看着相叶晴转多云又转阴的表情,拍了拍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怎么了?又和樱井少爷出去了?”

 

“啊。。没有。”相叶有种被捉奸的感觉,“直子巴酱,我和sho酱好久没见到了。”

 

“以往啊,爱拔酱和樱井少爷出去回家的时候,就会像现在这样魂不守舍。”说完捏了捏相叶的鼻头,打算回厨房那点东西,只有相叶开始慢一步思考,却也摇摇头,笑笑继续晚餐,风间发来好多文件需要处理,相叶同学快要藏不住他的兔子耳朵了,当大人真累。


———————分界线————————

 

东京的夜,接机的车到达后,两个新婚夫夫就坐在后座的左右两侧,双亲倒是没在回国的第一天打扰他们,司机是松本家的铃木总管,虽然奇怪两人全程无交流,也只是当做累惨了的少爷和少夫人无暇顾及自己了吧,识趣地点开了松润常听的钢琴曲,静谧的月光里松润才有了回来了的实感。

 

新房离着樱井的公司很近,是松润亲自去挑的地方,特意选了个有院子的都内小二楼,将来还可以养狗,尽管自己总被动物嫌弃吧,还是希望新房可以很温馨。松润有些少女心的想要亲自设计,却被樱井家妹妹和自家姐姐抢了活,两个人一见如故的,商量着新房的放置,一点都不让夫夫参与,急的松润伤感了几天,却也期待着,倒是樱井兴趣缺缺。

 

樱井翔已经开始在头脑里构思这几天无所无事怎么补回来,简直分秒必争,理所单然的忽略旁边的热情的润包子。润包子看着街灯反射下的两人的影子肩碰肩,有种朦胧的感受,这是要回家,家。

 

“呐呐呐。。。。”松润还是戳戳樱井的手边,触电般地惊吓到的仓鼠先生,睁大的眼睛盯着松润,等着下文。

 

“欢迎回家。”松本润咳了咳,掩饰自己正经后的害羞,转过头来想要装作什么也做过。

 

风拂过松润的发尾,樱井愣住的眼睛才想起来眨,那一秒,灯光柔和了他的侧脸,那人嘴角的笑意带着恶作剧的意外,自己居然就这样看呆了。

 

“奥,哇咖喱。”

 

————————分界线————————


到达的那天,新房很让两人满意,不管是装饰还是院子,房子是落落大方的白色打底,宫廷风的淡紫色墙纸带着点风的感觉,各处的挂灯都是松润这几年搜刮来的,倒是被两个女生恰到好处地嵌进了新房各处,松润摸摸这摸摸那,有种直觉自己整的话可能会纠结死,这个结果实在让他喜出望外。两人各有一个书房,樱井很欣慰自家妹妹把自己最常用的那些书都搬了来,松润也在感动老姐把属于自己原来房子的多数收藏精妙地融入了新房,让他不会太难适应。厨房旁边的酒窖也原模原样搬过来,松润甚至拿了瓶83年的珍藏拉菲给两人倒了一杯,樱井也很自然地接过来,他理想的伴侣要会喝酒啊。。。

 

半地下有个娱乐和运动的房间,并不黑暗,通风良好,可以避暑,并列着两个自行车,松润就问他“啊!你也喜欢蹬自行车啊。”

 

“恩,有种消除乳酸的感觉。”

 

松润就转头做HIGH FIVE状,两个半大不小的伙子不尴不尬地碰了碰手掌。

 

攀到二层就一个大大房间,正中央就是一个深红色,的大床,浴室居然还是半开放的,松润有点怀疑是自家姐姐的杰作,恩,他还是在思考,这个他虽然爱玩吧,好像还没到这么open的程度啊~

 

松润愣着看樱井,樱井是不敢把视线带回到松润眼里,就只是憋红了脸朝前方注视,最终,认命了的松润就问他,“你习惯睡哪边啊?”

 

“哈!”

 

“左边还是右边?”

 

“嘛~右边吧~”谁能告诉樱井翔他在抖什么~

 

然后等松润扭阿扭地进了卫生间,樱井提着的那口气才松下来,坐在大床旁边就脱力地躺下,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思维混乱,带着很大成分的亢奋,等他还在理清思路,松润已经穿着条舒适的家居服走了出来,上半身倒是大咧咧的裸着,线条很漂亮,樱井狠劲拍了自己一下。

 

“恩??”

 

有蚊子。”

 

等到樱井晃晃荡荡地洗完澡出来,卧室已经只剩下暧昧的床灯亮着,穿着紫色浴袍的松润已经占据了左边,戴着个大大的眼镜看书,发梢的水还有一点滴了下来,松润才抬头看他,“来,我帮你吹干。”

 

半透明的浴室果然很牙白啊,松润趴在床上的时候,有意无意地看到那人的剪影,一阵欲望袭来,但是也很快就被他压了下来,仔细看的话,松润枕边的书还是本少女漫画,可是眼神还是忍不住撇过去,什么时候。。。

 

樱井倒是乖乖地穿上了一套的睡衣,手上的毛巾还湿漉漉的,却也愣愣地待在原地,松润的手轻轻地在自己的头发中穿梭,好久未曾这样温柔的对待,自己好像是比松润矮了一厘米的样子,大大的眼睛很想盯着松润的神情,可是现实是樱井先生连眼睛都睁不开,甚至还在轻微地颤抖。

 

稀里糊涂总算两个人都待在一张大床上了,可是中间的间距好像一点也没有减少,

 

“好可怕,我们竟然结婚了。”樱井翔只有两个手和脸露在外面,对着头顶的空间说着。

 

“可是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啊,Sho kun。”松润侧着身子对着樱井翔的位置,最近松润不会再避开看着樱井的视线,甚至袒露自己的感情,再迟钝的Sho kun也知道自己被撩了,可是他真的苦手啊,所以就没有回音了。

 

“呐、樱井翔你什么时候跟我做爱?”甚至松润有点燥热的手轻轻地搭在了樱井翔发凉的手腕上。

 

“哈?这种事情。。。”惊慌失措的人脑中已经是架子鼓在响,甚至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炸裂,呼之欲出的心脏跳动让他根本不知道该回应些什么,可是一瞬间的触碰让他身上起来了小堆的鸡皮疙瘩,条件反射地挠了挠,他也很绝望啊,根本连回头骄傲地看他一眼都做不到。

 

“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了,毕竟我们有的是时间。”松润不置可否,困倦的声音传来,樱井翔才稍稍放松一点。戏谑的想,松润怕是经验丰富,自己反倒像个毛头小子一样,怎么回事,雷厉风行的樱井翔呢?

 

松润上次见到大野智就醒悟,不就是主动一点嘛!如果我可以爱你,那其实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奋不顾身地朝你奔去,那我就再用力点去追求你,让你知道其实我早就爱上你了,樱井翔,接下来就看你了。

 

BUG是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就开始争论回门回谁的家,结果两边的老爷子都很默契地选择了一起去新房,樱井撇撇嘴巴,还不知道谁上谁下呢?真的是,小看了我吗?

 

化个重点:樱井翔真的是个干活废,不会整理不会做饭,松润都头疼,自己真的看上了这样的人吗?忙碌的樱井主播已经有半个月的录转播要补,反倒是松润嘴上不说,却花了整整两天研究成婿之礼,讲究起来什么都要做到最高的人,专门去了很高档的碾米店学习新婚招待用的碾米糕做法,花了不知多少钱买了可能只会用上一次的和氏的炊具,甚至连烤披萨的火坑都造了一个。Sho kun凝视着那人在厨房反复练习的炒面,莫名地有些心疼了。

 

樱井老爷子和松本老爷子手搀着手和和气气地到了SJ家里,两家的父母,樱井舞,樱井修和松本惠也紧跟在后面,屋内的两人紧紧张张地引导,空旷的房子一下子就挤满了欢声笑语。

 

樱井家妈妈实在太亚撒西了,看着松润忙前忙后,领着自家儿子给松润道歉,“润君,Sho酱有些不懂事,不懂得怎么体谅你,一定要大度些,不过不用忍他些个坏脾气,有事说事,有我给你做主啊。”

 

“阿里嘎多,妈妈,我会的,”松润调皮地抛个媚眼给妈妈。

 

“老妈,我。。。”

 

“我什么我,快点帮忙。”

 

桌上的各种菜式是松润研究了两天的成果,最中间的鲤鱼,收尾相连寓意着团团圆圆,甜甜糯米糕是他接连倒掉了六七次成品才做出来的,为了两个老人,花了整整十几个小时煮了黑米蒸糕蟹,他还尤记得樱井翔对贝类炽热的目光,各种贝类都有涉猎,甚至餐后的甜品都是他亲自裱起来的黑森林蛋糕。一顿饭折服了两大家子的胃,樱井翔都连着添了两碗饭,实在是撑得不行才停下。

 

松润依旧是在准备前后,惠姐跟在他身后,恍然间有种他终于长大了的感觉,经不住想要拥抱一下弟弟,一个浅浅柠檬香气的back hug,松润一猜就是姐姐,他也回身抱了抱姐姐,压低了声音说“哦内桑,我很幸福(^o^)o哦!我超级喜欢Sho kun,不用再担心我。”

 

“小润,姐姐也要结婚了,人你要帮我过目啊!”

 

“那还用说,一定是要先过我这关啊😊!”

 

小舞和惠姐帮忙收拾好厨房的时候,老爷子还没有走意,樱井爸爸就让儿子带着新人给两家长辈行个跪礼。

 

樱井翔倒是没在这种场合怯场,他很是一本正经地牵过松润的手,跪拜在老爷子们面前,率先低下头去,松润也跟着低下来,再抬头来发觉两个老头子都有些泪目。

 

“爷爷,松本爷爷,我们会好好在一起生活的。”他的嘴里总是出不来甜言蜜语,但是就是有种安定感。

 

“樱井烈,我这一辈子值了,我收了你这么好的孙子做了我孙子的伴侣,死而无憾~”松本雅已经有些醉了,就一杯的清酒,许是许久不喝的原因,这下看着仍旧跪坐的两人,挺着腰看着自己和小烈,颇有一副年少轻狂的时候的剪影。

 

“松本雅,小润也很贴心,我家Sho从小优秀,但是就是冷淡了些,遇着小润才有些精气神,我俩的坚持是对的,别看我对他那么严厉,倒是一直担心他的伴侣,这下我也放心,我们这一截子埋土里的人可以放心走了。”知友莫若彼此,这场婚事说是两人的任性之举也不为过,毕竟孩子们有寻找幸福的权利,可是现在总算可以稍微安下心来了,该催催下一波孩子解决婚姻大事了。

 

“糟老头子说什么呢?您走还早着呢!得看了惠姐的孩子再走啊,樱井爷爷也是,怎么能输给我爷爷呢!一定要多锻炼锻炼。”

 

还是松润的话让屋子里气氛活了起来,有些伤感和怀旧被打破,是啊,再没有比新婚更有精气神的事了,两个老头子也笑话起彼此眼中的泪。

 

临行前,松本妈妈拉过樱井翔安抚他,“我家润,直肠子,什么都愿意直来直去,夫夫两个人就互相谦让些,要让你受累了,他这小孩子心性的,你就不要跟他计较啊,来。”说着还给樱井翔塞了一颗水果糖。

 

“妈妈,放心,我们会好好的。”

 

总算送走了两家子,松润已经要瘫倒在玄关,樱井翔眼力见极好地在人倒下前捞住了他的腰,然后半抱着人走到沙发,刚想放手,人却更加主动的绕上来。

 

“Sho kun,求个抱抱(づ ̄ ³ ̄)づ。”包子脸撅着小嘴耍赖。本以为会落空,确实收到了一个溜肩的拥抱。

 

“辛苦了,jun kun!肯定很累很累。”

 

“那再求个亲亲👄好不好?!”

 

“咿!?!?不好。”炸毛的仓鼠把人推进沙发里,气急败坏地上来睡觉。只留了在沙发上笑成了表情包的某包子。

 

 “嘛!像个仓鼠一样。”


卖糯米的小和也 chapter8 我只有你了

那个拐角,松润没能到达的那个拐角。。。

 

大野智现在被另一个痴汉跟着,基本上是本着无视周围一切的心理,一味地想着要前进到达目的地。

 

“Ono桑,我好喜欢星星啊。”知念侑李又是盯着大野智投掷些有的没的,“Ono 桑,你的眼睛好像星星啊,我直接喜欢你好不好?”

 

“不好。你能别再看着我吗?好恶心。”大野智只会无止境地S他,谁让知念是大野的脑残粉呢。

 

“不要,永远都看不够,欧酱,我好崇拜你啊。”然后小小恶魔还是永远粘着大野智。这次荷兰的展出本敲定是和二宫一起的,见色忘友的某人去夏威夷的时候居然没有定下什么时候回来,便由着生田斗真领着知念侑李陪着大野在荷兰采风。

 

二宫在夏威夷时不时发照片过来,浑身散发着甜腻的气息,岚色是待不了人了,除了颜料味,就是二人点外卖的味道。原来二宫会时不时地给他俩做点美食,因着大宫的黏着,知念也会收敛很多,最近好久不见二宫,知念的痴汉特性愈发严重了,盯得大野智都有些麻木了。不过大野智脾气是真的好,身边的人也就知念他会时不时S一下。不过更多的方面大野智没有想过,知念这种病态的崇拜只会让他想到润酱,然后就没有然后,其实就是大野智所有对男男间的认知都来自松润的一厢情愿,莫名地不想走进这样的深渊,一方面他是来打渔,toma还带点艳遇的心理就没有陪着大野,毕竟知念也来了,O酱是有人陪的了,虽然渔夫其实不需要谁来陪吧。

 

荷兰啊。。。大野智从天台上回看夕阳下的街道,松本妈妈发来的照片里,那个小孩痴痴地笑着,好像又有了光彩的眼睛,他还好吗?大野智突然想到有一次松润心爱的板鞋下黏了一块口香糖,他纠结地皱起包子脸,那时候自己在干什么来着,好像一直在巫婆笑。。。

 

人人道是二宫和也有着七窍玲珑心,佛系大野更是蒸发在大家的言论中,那颗心除了至亲怕是没有人走进来过,他那么敏感的知晓着一切,却顾忌着大家的感受,松润的感情他从来都没有接受,但也忘了系统地回绝,走的时候负罪心大过了一切,半年两载总会醉上那么两三次,自责着就唯一的弟弟,怎么就被他带偏了,弥补些吧,在力所能及的大野智的全部世界,所以大野总是把二宫和生田宠上了天。

 

看着那张黑白礼服的松润和他的伴侣,大野难得地想要画一幅送给他,当个新婚礼物。就画他毫无顾忌的笑颜,就画两个人距离稍近稍远的样子,想着想着大野居然也fufufufufu的笑出来了。

 

樱井翔看着松本润跑开的时候,只是无语的笑笑,这场婚姻是有多混,只是刚刚才出现的火花又要被他悄悄捏死了。承认吧,樱井翔比他自己想的还要冷静和孤寂,如非必要,爱情这种胆子大的人才玩的游戏,他是不想掺上一脚的。那为什么他还在愣愣地看着那人的背影,为什么还在默默地念叨着“别走。”

 

松润回想自己,跑去追到大野智了会和他说些什么,“我结婚了,0酱。”脑海里居然是这一句。你还好吗?我又一次坠入了情网。。。撒由那拉,一直一直最喜欢的人。。。

 

可是松润还是在转弯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低头的时候笑了出来,当他转身一步一步走回樱井翔的眼前,当他坚定的眼神一直追着自己的时候,樱井翔以为他看到了松润的眼泪,那一分钟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长到肩上略微滚烫的湿气好像慢慢地在蒸发。

 

“sho kun ,不要离开我。”

 

樱井翔感觉他好像一辈子都忘不掉荷兰的风还有紧紧拥住自己的松润了,

 

“别哭了,又不是小孩。”樱井更加用力地回抱回去,怀里的人还想回嘴“别次尼哭了迪莫奶西。”(我才没有哭,,ahahaha)

————————我是分界线———————

夏威夷的旅程快要结束了,归期将至,相叶拉着宅男先生逛街,给二宫搭了好几套不同风格的衣服,瘦瘦小小的二宫身材比例却很好,看着那人瘪着嘴换了一件又一件,相叶咧着菱形嘴一副满足的样子,笑呵呵地又搭了一套,在二宫转身进入换衣间的时候偷偷地溜了进去,二宫刚刚脱了上衣,相叶就从后面拥住窄腰,

 

“啊!!!!!!”二宫没有反应过来就挣脱着,“尼诺,是我是我。小点声啊,”相叶忍不住捂住二宫的嘴巴,两个方向的镜子更加清楚照出身后的人求饶的脸,还有自己慢慢烧上来的耳朵。

 

相叶看着二宫的后背,纤弱的蝴蝶骨左右全是自己发狠印上去的吻痕,已经从鲜红色转成了淡紫色,集中在脊柱一直在向下延伸到腰窝,甚至内裤以上也有几个明显的印记,相叶刷的就红了,“你进来干什么?”二宫压低声音问他,

 

相叶有些不敢看二宫,明明这两天也没有再做了,那些印子仿佛在提醒自己,那场性…事是多么疯狂,毕竟第二天怏怏的二宫一天都没有离开被窝,胃口也比原来更小了。

 

“我,想穿情侣装啊~”相叶有些委屈地说着话,看着已经有所反应的自己恨铁不成钢。

 

“唉!!情侣装?!?!”二宫有些无语地看了看镜子,这人真的不是傻的吗?

 

“恩~”相叶咬了咬嘴角,皱了皱眉头,抱着衣服挡在身前就又出去了,再待下去,可能又要欺负他了。

 

套好那件简单的白T,蓝色牛仔裤裤脚有点长,出来时那人已经穿好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一套站在那里,永远猜不透相叶,明明看里头的镜子还是合身,他还是没有夸奖自己可爱,莽撞的相叶向自己走来,二宫还紧张了一下,可是他只是蹲下来把那截多出来的裤脚挽到露出白白的脚踝,满意地抬头眨巴闪闪的眼睛,旁边的两个白人小姐姐已经叽鲁咕捂住嘴笑着,视若无睹的人更是自然地拉过二宫的手握在手心,剩下的衣服直接寄回别墅,牵着的手有些发汗了,相叶也没有放开。而二宫,怎么可能放开。

 

我和你那么相似,一样的上衣,一样的裤子,一样的鞋子,再这样下去,我的嘴角,我的眼睛、鼻子、嘴巴都要变成相叶式的样子,大概是患了相叶病,二宫昏了头,只是在幻想着爱情,只要是像现在这样牵着手,所有的一切都是模糊,只有大光圈里头的相叶才是真实的,潮湿的手里才是真的。

 

路上好多人都在看他们,相叶依旧晃荡着拉着的手。走在小街里,投喂二宫吃了好多小吃,二宫的心情都被带起来了,兴奋地买这买那,给欧酱买了个防晒服,给toma买了个墨镜,吃了好多好多甜食男子相叶君的推荐,甜腻的清晰可见。

 

等到达东京的时候,虽然自己也很累,相叶还是先开车送了二宫回家,二宫的家在皇居附近的一个高层公寓楼里,相叶送去的时候发现二宫家离自己在皇居的公寓很近,费解的失了眼白,虽然皇居的公寓只是某次心血来潮买下来招待朋友的,却也记得价格可观,是什么使得二宫不得不走上这样的路?

 

二宫有着七巧玲珑心,相叶的小表情怎么可能逃出他的视线,“不用看了,是我舅舅家的屋子,我只是帮着看着的。”

 

“奥,Nino,不请我上去坐坐?”相叶瞬间消除了疑虑,他就这点好,信任的人说什么他都没有怀疑。

 

“要来就来吧,不过家里有点乱。”二宫看着后备箱里相叶买的“必需品”无力地摆摆手,

 

“帮我搬上去吧,Aiba桑!”二宫的语气里是他不曾发觉的撒娇,相叶先生当然是乐开花了,提着大包小包跟在二宫后面。

 

电梯口相叶莫名地就紧张了,仿佛他是个第一次来男朋友家的小姑娘一样,憋的脸通红,不知道在想象些什么,二宫真的有点累了,宅男装饰性腰肌肱大头肌二头肌等等都迫切地需要瘫倒,和子妈妈好像来过几次帮自己收拾,家里也不会太乱,不知道有什么食物可以做给大少爷吃。。。

 

屋子倒是宽敞明亮,家具都是古朴的茶色,墙体也是普通的白色,窗帘是淡淡的黄色,趁的房间特别可爱,不知道是因为主人还是因为心境,相叶看着二宫的公寓不由得觉得有股家的感觉。

 

二宫给相叶倒了一杯苦瓜茶,平静地看着笑吟吟的人喝下去后苦的乱七八糟的脸,不客气的坏笑起来,FUFUFUFU…相叶就复仇式地抱住他吻了上去,一时来不及反抗的人很快就牙关不守,舔进来的舌头涩涩的味道不知为何就一下子打开了某种开关,无师自通地摸到二宫的沙发上深深地吻着吻着,事态渐渐要超出界限。二宫回过神来狠狠地咬了一口相叶稍厚的唇瓣,才能阻止被他诱//奸。

 

相叶吃痛地捂住嘴巴,不可置信地看着二宫,“你?你?”

 

你什么你,无时无刻不发情,很累了,伺候不动你。”

 

啊, 力气都是我在卖,你累着哪了?”相叶讨厌的菱形嘴又一次出现,拍拍脸颊起身,临了转过身来在二宫的额前的头发上轻轻吻了一下,“欧亚斯密,改天见啊,尼诺。”

 

二宫趴在自己的黄色小枕头上反复地琢磨那人刻意拉低声线的欧亚斯密,心绪纷扰,明明知道结果还是要飞蛾扑火,这下怎么办,温柔乡好进不好出。

 

抱歉,都是我的错。。。别带走我的心,还给我吧

能遇见你大概是 很温暖 很温暖的事情了

卖糯米的小和也 chapter7 错过

chapter 7 

不知道该怎么让你明白这份感情,像是很沉重却甜蜜的负担,病态执拗的我,恰好就是可以治愈我的你。。。

卖糯米的小和也 chapter6 X2R

虽然我是亲妈,但是nino要被吃干抹净了啊 啊啊啊


chapter6 假戏真做